“你们街道自己统计的手拎马桶数字,和房管局统计的数字有出入啊,原因在哪里?”

“对手拎马桶,我们要做到‘一户一档’,统计要非常精准。哪家有马桶、门牌号是什么情况、户主叫什么、为什么装不上马桶,都要对得清。”

“有居民自愿放弃安装手拎马桶的机会,我们要搞清楚是什么原因。对每一个手拎马桶,我们都不要轻易放过。”

今天,在静安寺街道一间会议室内,静安区委书记、区长陆晓栋与各个街道、房管局、房屋管理集团负责人等围坐在会议桌前,听街道负责人挨个汇报辖区内手拎马桶的统计情况。他边听边记,还会不时嘱咐几句。

静安区地处上海中心城区,但高楼大厦背后还有不少简屋陋室,在推进旧改的同时,静安区也在大力消灭没有列入待拆地块房屋内的手拎马桶。

当天,陆晓栋带领街道、房管局、房屋管理集团负责人,刚刚现场调研过愚园路433弄一处集中解决手拎马桶的居民点。

愚园路433弄共有38户居民,属市教委的系统房,房龄高、承重能力差,无法在室内建个人卫生间,卫生设施条件非常差。静安寺街道另辟蹊径,积极与市教委沟通联系,由市教委拿出近100平米原本对外出租的房屋,提供给居民建设了38户独用卫生间,做到一户居民一间,最大限度地为居民提供便利。这一做法为密度高的居民区解决如厕难问题提供了一种新思路。

现场调研帮助街道负责人们打开工作思路,调研后的汇报工作则给了不少基层负责人开展工作的紧迫感。

静安区提出,要在2020年年底基本消除居民拎马桶的问题。去年,除列入征收计划范围,静安剩余居住类房屋“手拎马桶”改造户数共为3318户,经过一年多努力,手拎马桶消灭了不少,但还剩下约1800个手拎马桶,而且都是“骨头中的骨头”。

区房管局负责人说,主要难点集中在,一是客观条件限制,施工难度较大。解决无卫生设施房屋“如厕难”问题主要依托“一平米马桶”改造,但由于无卫生设施的房屋基本均为旧里房屋,居民居住密度大,房屋居住面积、结构安全、平面布局、排管、设备安放等房屋自身问题,导致技术上受客观条件限制,难以全部解决。二是家庭矛盾、邻里纠纷,影响推进速度。部分居民因家庭矛盾,或是房屋出租,改造意愿较弱,拒绝修缮,化解难度较大;同时,马桶改造涉及管道铺设等,部分居民因上下楼、左右邻居矛盾,无法达成一致,影响整体推进速度。另外,部分居民的征收意愿强烈,担心因实施“一平方米马桶”工程而丧失征收机会。

再难也要做。“全力以赴,确保2020年底前全区基本消灭手拎马桶。”陆晓栋提出要求,街道负责人回去后,先把手拎马桶的“账”算清楚,将清单列出来;再由房管局牵头多部门,与街道共同逐个攻难点,尽快拿出“一户一案”“一片区一案”。

他特别提到,在推进马桶工程中,要注意解决好雨污分离的问题。这是他在其他区调研时得到的启示。“部分居民此前自行安装了马桶,但由于没有进行污水管改造,这部分马桶通过雨水管进行排污,存在严重安全隐患。不是居民家中有个马桶就完事了,不是捣糨糊解决,一定要彻底解决,雨污分离的问题今年一定要解决好。”

栏目主编:唐烨

文字编辑:唐烨

题图来源:陆顺凤 摄

图片编辑:曹立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