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演员翟天临被疑“学术不端”事件,在网络持续发酵。论文“不见踪影”、抄袭,博士学位注水,翟天临被四川大学官网列入“学术不端案例”公示栏……(2月11日《扬子晚报》)

随着问题越挖越多,演员翟天临论文风波俨然已经演成了一部连续剧。很显然,翟天临论文风波事件发展到现在,这已经不是翟天临个人的学霸人设坍塌这么简单的问题,而是一个关系到博士生培养的教育公平的大问题,这是翟天临论文风波引起广大博士生群体强烈不满的根本原因所在。

客观的说,演员只要演技好、人品好,就会有好口碑,就能赢得观众的尊重,并不需要博士这么高的学历和学霸人设。而且,对影视专业的博士生,其实也没有必要太过看重毕业论文这方面要求,完全可以用优秀的影视剧作品来替代。因为演员的主要工作是拍戏,而不是学术研究。

但是,不管是本科生,还是硕士生、博士生,都必须坚守学术规范,不能有学术不端行为,这是底线原则,谁都不能逾越。翟天临在学术期刊上发表的小论文的查重率高达40%,甚至整段引用,这在学术规范上已经涉嫌论文抄袭,实质上属于学术不端行为。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五十二条的规定,学生有学位论文、公开发表的研究成果存在抄袭、篡改、伪造等学术不端行为,情节严重的,或者代写论文、买卖论文的情形,学校可以给予开除学籍处分。从这个角度说,北京电影学院应当根据规定,撤销翟天临的博士学位,吊销其博士毕业证书。

再者,在毕业标准要求面前,人人平等,这是基本常识。既然北京电影学院对博士生毕业有论文要求,那么每一个博士毕业生都必须达到这个要求才能毕业,谁都不能享有例外的特权,这一点毫无疑问。

翟天临没有在规定的核心期刊上发表2篇学术论文,并不符合北京电影学院对博士生的论文要求。另一方面,翟天临读的是全日制博士,应当脱产读博士。但按照翟天临读博期间的行程来看,他的大部分时间并不是在学习、搞学术研究,而是在剧组拍戏,拍戏占据了大部分时间。拍戏之余能否写出一篇像样的博士生毕业论文,我们表示怀疑,更重要的是,翟天临在拍戏之余读博,这是否符合全日制博士培养的规定,北京电影学院必须给出一个说法。因为这种在工作之余读博的全日制博士生,已经让广大整天窝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的理工科博士生以及给导师打工的广大硕士生、博士生相当气愤,难以接受。

由此可见,翟天临学霸人设坍塌的锅,不该由翟天临一个人来背,给翟天临颁发硕士文凭、博士文凭的北京电影学院也难辞其咎。因此,翟天临的母校北京电影学院必须站出来回应广大网友尤其是博士生群体的种种质疑,给大众一个令人心服口服的说法,解释清楚翟天临是否符合北京电影学院博士生培养要求和毕业标准,不能躲起来选择沉默是金。如果存在问题,就必须倒查和进行追责。同时,北大必须解释清楚翟天临的科研成果是否符合北大博士后的录用标准。

再者,教育主管部门必须介入调查,全面调查北京电影学院的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研究生的培养状况,有必要考虑取缔北京电影学院的博士点。毕竟演员的培养更多的是一种职业教育,而非学术研究,完全没有必要设置博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