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都市报讯 全媒体记者吴剑锋摄影报道:2 月 2 日,家住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生米镇的金先生向本报反映,去年他和一些工友在九龙湖一个工地做事,请他们的包工头退场后,到现在都未付清他们共 1.1 万元工钱。让他们气愤的是,拖欠工钱的包工头已联系不上。他们为了讨要工钱,四处奔波,原本希望通过施工单位中国建筑二局第三公司介入,帮他们要回工钱,结果遭遇碰壁。春节即将来临,眼看他们的工钱遥遥无期。

(农民工金先生与工友来到中建二局第三公司九龙湖项目部讨要工钱)

" 不是建立了用工制度吗?为什么施工单位却不能查清我们是否在这里做过事呢?为什么我们提供的微信对话以及电话录音,施工单位却视而不见呢?为什么不能叫包工头来当面对质呢?为什么只一味地说没有主证,却不积极调取相关监控呢?我们的工钱就这么难要回吗?" 金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心中一连串的 " 为什么 " 让他感到心寒,他觉得施工单位的用工制度形同虚设。

据金先生介绍,他和工友是在去年 9 月被一名叫陈鹏的包工头请到九龙湖的一个在建楼盘做钢筋工,因为之前打过几次交道,对方都会及时支付工钱给他们,但这次在做完工后,对方却一直拖着未付清。

2018 年 11 月,金先生偶然得知陈鹏退场了,他感到事情不妙。当时联系对方时,对方还答应过几天会付工钱。然而,对方却一直未兑现承诺,现在竟然连电话也不接。金先生彻底失望了,于是找到工地的施工单位中建二局第三公司项目部,然而由于陈鹏没有跟他们签用工合同,也没有工钱结算单,项目部相关接待的工作人员表示只认主证。

对此,金先生告诉记者,虽然没签用工合同,但每次他们进场做事时,现场工作人员总是用一张门禁卡让许多农民工进去做事。按理,一人一卡,就不会造成这种用工混乱的现象。

根据金先生反映的情况,记者本想联系陈鹏,但是相关手机号码始终无法打通。

2 月 2 日,记者随同金先生找到施工单位中建二局第三公司项目部时,一名工作人员表示,由于金先生没有提供用工合同和做工的结算单,他们无法进行处理。

后来,记者提出能否调取相关监控录像时,现场相关接待处理此事的工作人员始终回避这个建议。

据金先生透露,由于陈鹏个人没有相关资质,该包工头是从武汉一家公司借用资质接手做该工程的,背后还涉嫌层层转包的违规问题,他希望有关监管部门能介入调查,并规范工地的用工问题,防止以后出现类似情况。有关这一说法,记者目前还未得到证实。

金先生表示,他会向有关部门举报工地存在的问题,讨回自己应得的工钱。有关此事,本报将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