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杨益勤正在进行卸污作业 许文峰 摄

春运进行中,这两天依然处于返程高峰。很多旅客已发现,如今列车沿途停靠车站时,车上卫生间已不再“禁用”,这是因为真空集便器得到了广泛使用。但列车集便器内的污秽之物怎么处理呢?这就要依靠铁路卸污工进行卸污作业。

早上5时就开始一天的作业

杨益勤是新上铁集团红厦公司上海站卸污班的一名卸污工,他所在班组的主要工作就是通过真空管道抽吸列车污水、粪便等排泄物进行清理。早晨5时05分,凌冽的寒风中上海站卸污班泵房的压力泵开始运转,卸污工一天的工作也将拉开序幕。“压力泵是我们工作的头等大事,它是我们工作的心脏,如果它的声音有异常响声,那就是机器有故障,我们就无法正常工作了。”杨益勤说。

“K375次列车即将进入2站台。”杨益勤看着列车运行信息显示屏上的列车到达预报,拿起对讲机,整了整衣服准备前往1号、2号站台之间迎接K375次列车。

5时23分,杨益勤刚刚打开K375次列车上的排污口,一股恶臭扑面而来,但他根本顾不上这些,熟练地将吸污管接到列车吸污口上,进行排污清理。

吸污工作启动了:打开卸污盖板、拉出卸污管、对接卸污口,吸污管从扁扁的长条带变成了圆圆的柱体,短短1分钟内,列车集便器里的排泄物就源源不断地通过吸污管输送到车外。

 直接用手清理堵塞的排污管

“糟糕,排污口可能有东西堵住了,我要打开接口检查一下,大家注意点,小心弄到身上。” 杨益勤快速打开管道上的阀门,仔细观察。“这里有个塑料盖子堵住了,要把它取出来。”时间紧迫,杨益勤直接用手掏出,黏着的粪便还是溅在了他衣服上。

“这样的‘交通堵塞’情况每个月都要遇上10多次。现在是返程高峰,临客加开,车次密集,最怕遇见多趟列车同时卸污,再碰上异物堵塞,那可就急死人了!火车不等人的,动作必须要快。” 杨益勤语速很快。

几分钟后,管道疏通了。对讲机中也传来了下一趟列车的到达预告,K289次列车将进入11号站台。

上海站有3条卸污线,日均给30余趟列车、700余个污物箱卸污16吨。今年春运期间,上海站列车密度加大,卸污作业量增加1倍,所需的作业时间是平时的2-3倍,杨益勤作业时间也要延长5个小时。从早晨5时到次日凌晨3时,一天工作下来,就要行走近20公里,一年下来就要行走2400多公里,相当于从上海到他的老家江苏泗洪县走了4个来回。

杨益勤1991年从部队退伍,2011年成为一名铁路卸污工,今年是他在这个岗位上度过的第八个春节。“春节前,杨益勤85岁的老母亲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家过年,他总说真的回不去,自己是党员又是退伍军人,不能丢了本色。” 杨益勤的班长韩春茆说道。

通讯员 陆萍 新民晚报记者 金志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