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邹謇

编辑:姚璐

题记:此文与作者情感无关,因读北宋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而做。

人久有情,久爱会依赖;而有一种爱仅仅依赖一个念想而维持,这就是世间人最痛苦的一种爱。

细细想来,这其实是一种单相思,如果一份真正有你参与的爱,是不会让你痛苦太久。

世间的爱应该是欢乐的,值得思念,让人刻骨铭心, 魂牵梦萦,而不是悲伤、焦虑的样子。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一曲凄婉缠绵,纯真至美的爱情悲歌,道尽了爱情的伟大,诉尽了痴男怨女爱恨情仇,恨是真的,爱也是真的。

回忆,总勾起痛苦热泪;爱情,总让人沉沦流连。

发生在我们身上的昨日烟雨,依旧触目伤怀,那些往事落在温润的石阶上,我竟然舍不得踩过去,怕再也没有一帘斑斓的梦,虽然梦会醒来,却能暂慰一时的心酸。

墙角的回眸,定格在你那抹初夏的背影;如风一般的影子,停留在风中的笑魅亦随着你的背影转身不见。我知道,一堵心墙便让我远离滔滔的尘寰,感觉这初夏的雨也陪着隔世的寡凉;无尽思念,也换不回你回眸的一笑。

淡淡的淡去,只留一地的伤痕和一颗寂寥的心;哪怕世间的富贵花露,讴绝的人儿打我身边溜走,我也不曾皱眉,唯有你不理我,九天八荒也伤了心。

让你流泪的那个人,你说,是最爱你的人。

让你欢喜的那个人,你说,是懂你眼泪的人。

让你相守的那个人,你说,是为你擦干眼泪的人。

也曾成为让你欢颜的人,懂你的人,为你拭去泪珠的人,可是,最后都不是我……

男人和女人的故事永远是写作的最佳题材,也最容易产生感人的故事。男人和女人产生的爱情,也是人世间让人梦寐以求的怡情至纯。

恋爱中酿造的酒香,让世间人品尝到蚀骨的滋味,不知道醉倒了多少痴男怨女,演绎出一阙阙千古绝唱和秀美鸿篇。

我一个人行遍千山万水,灵魂从没如此这么孤独过;遇见你以后,日子把我活成了孤独的人。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道影子,我消耗了大半生才明白,我心中的影子原来是你。

十年相约怎敢忘。

问信期,在何方?

只影投丘,无语话凄凉。

一阙相思词殆尽,

又南风,满城香。

*

春红尽落泪成行。

晓月夜,暮云乡,

花梦难留,薄幸双燕往。

夕阳向晚愁上窗,

青衫瘦,影成双。

或许这首词还不足够说尽人世间五千多年来,愁肠万段、生死相约的爱情故事;但愿念念不舍的人,在三生石畔,也能如约而见,也不枉负了那场痴念与转身时的痛苦。

爱,是人类永恒的主旋律,为何总要凄美的爱情,才能成为人类经久不忘的典故!

春风几里,从“君王从此不早朝”的你侬我侬,到“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爱情或许会平平淡淡,或许会轰轰烈烈。

只有造物主觉得残缺的爱情,才是最美。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这是沈从文写给至爱张兆和的情书,让我曾相信人间有真爱,但婚后两人并不幸福,总天各一方,。

凄美的爱,又何曾不是如此的相似。

千帆过尽,回首茫茫人海,无岸无渡,只有日子慢慢划过昨天。

你知道我在想你,但我不会再主动,因为你不爱我。

我知道你不会想我,但我还是在想你,因为我选择了懦弱。

水因势会流,云因风会远,人因聚会散;而我,静静的看着你就好,不是害怕去爱,而是害怕再也看不见你的影子。

于是,流年里,我成了孤独的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