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这两天,大概是演员翟天临最头痛焦虑的日子。

一次平常的直播,引起轩然大波,掀翻他经营许久的学霸形象。

某粉丝问他的博士论文,能不能在知网搜到,结果翟天临很疑惑地反问两遍“知网是什么东西?”,问完又若无其事回答下一个粉丝的问题。

对他来说,“知网”二字,陌生得如同街上的路人甲乙丙丁。

那问题来了,他是北大博士后,一个博士生不懂知网的存在,说出去就像川菜名厨不知怎么用勺做菜一样不可置信。

话说翟天临之前的路人缘一直挺好,毕竟演技踏实,性格也接地气,北大光华博士后的形象,让人感叹有实力又有才。

关于当初读博的苦逼经历,翟天临在微博上与众网友共享过:

各大媒体也争相报道过

可以说,翟天临牢牢坐稳娱乐圈学霸人设形象。

结果现在的种种迹象表明,这些全是造假的?

评论区里,翟天临本人亲自下场解释:“我说我不知道1+1=2也有人信吧?”

引得众粉丝大呼心疼,责怪闲得蛋疼的网友太较真。

公司也辟谣说:“是翟天临先生对于创作论文时期的一种调侃……故意采用反问的语气幽默带过。”

可如今看来,幽默没几分,尴尬打脸倒是多得很。

不带粉丝滤镜的路人,自然能判断出一个人是真疑惑还是真幽默。

在娱乐圈里,你拼什么都可以,就是别乱拼文化,不然一露底,满盘皆臭。

02

这世上最怕文人较真,更怕放假在家的文人较真,上来就是求锤得锤。

据网友深挖网上的信息已知,翟天临能查到的仅有的两篇公开文章有:

一篇是载于《综艺报》的《如何用“下意识”让表演更生动鲜活》

一篇是载于《广电时评》的《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的表演创作》

微博@PITD亚洲虐待博士组织对后者进行文章查重,结果是:

知网查重复制比53%paperpass查相似度54%,除去本人已发表文献重复比40.4%

要知道,大学生毕业论文的过审重复率必须低于30%,翟博士这重复率确实有点夸张了。

某网友吐槽:竟然抄百度文库!!!所以人当然不知道知网啊……

更绝的是,原文作者在发文的十几年后,发现被大段抄袭,前来讨公道了。

看到这,可能有人会问:为什么不懂知网会这么严重?不查文献自己写论文不行?

兄弟,还真不太行。

一篇论文的完成,需要论据来论证论点。

首先论点的提出,要避开前人已有的;

其次分论点的论证,要用严谨的论据,大量的引经据典,还要警惕知识点错误。

所以导师的指导,和知网资料的查询缺一不可!!

最最重要的是,博士生毕业有一项明确要求:至少有一篇在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过,在国家认可的学术刊物上发表过文章。

反观翟天临,除去两篇不能作数的文章,其余一篇都没有了,甚至连他的毕业论文都查不到。

对此,工作室又解释说:论文会由校方统一上传到知网。

可同一届的20位博士,除了他,其余19人早都能在知网查到答辩论文。

如此看来,背后隐藏的意思,明白人都懂了。

于是四川大学将翟天临列入学术不端案例,公示在校网上。

这一波又一波实锤,一波又一波打脸,让人不禁深思:

娱乐至死年代,是学霸人设立得太容易,还是学位得来太容易?

03

其实翟天临被学术圈群起而攻之地扒出学术造假,真不是小题大做。

粉丝你可以说身为演员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但前提是,不用旁门左道去获取我国最高学位,来成全自己的美名。

因为读博实在是很难很苦的。

博士生毕业时间没有明确规定,但要求必须在核心期刊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

如果数量不够,质量不好,读6年还没毕业的也大有人在。

生活压力、就业压力和学术压力,使得超半数的博士生身体处于亚健康状态。

2015年,加州伯克利大学某研究发现,47%的博士生正在饱受抑郁症的折磨。

据《新科学人》的一篇文章报道,学术界中精神疾病病患率是普通人的3-4倍,英国学术界中精神疾病病患率估计高达53%

2017年底,西安交大博士生杨宝德,跳河自杀身亡。

原因是读博的一年半时间里,仅发表一篇论文,又因论文署名问题,他没能达到毕业要求。

再加上女导师的压迫,直接压垮了杨宝德最后一根神经,最终使其用自杀一了百了。

以上博士生的悲剧,网上一搜一大堆。

当然并不是说,读博读到最后都会去自杀,而是强调他们的精神压力真的很大,他们的学术成功,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简单。

豆瓣某网友吐槽:“突然明白我家那位博士压力这么大还要追星了,不然一点奔头都没有。”

是啊,适当解压使人快乐。

所以有的博士生读到最后都追星消愁解闷了,结果回过头发现,对方学术造假,徒有虚名。

你说他们该哭,人比人气死人好,还是该笑,人生何处不相逢好

为什么明星学术造假这么惹人反感?

因为,搞学术是认真严谨的,不是带着娱乐性与功利性,来哗众取宠的。

明星可以读研读博,但程序和普通人一样,一步一个脚印,稳扎稳打,这是对学识起码的尊重,也是对学术研究人的尊重。

同样的问题,在韩国就非常重视。

韩流明星郑容和、赵权被查出在考取庆熙大学的过程中,存在违规行为,教育部直接取消他俩的学位资格,不容半点马虎。

所谓明星,不代表在学位获取上享有特权。

俗语云: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差不多就这意思了。

04

以前我曾说过“戏子误国”,但现在我不爱讲这话。

因为每一份职业都该得到应有的尊重,每一份职业都有它存在的必要。

“误”有时并非他们本意,而是背后无脑追捧的粉丝,无论对错都全方位洗白,硬是营造出了“误国”现象。

这世上术业有专攻,最忌讳的,就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行为,除了被骂贪心不足蛇吞象外,根本得不到认可。

身为明星演员,做好本职工作,才是对自己以及观众的负责。

说实话,明星你可以没有多高等的学术涵养,不会多深奥的公式道理,可最重要的是,你要积极向上,给粉丝群体树立一个好榜样。

毕竟明星是贩卖梦想的职业,是许多人想要自己活出的模样。

倘若源头不正,极其容易带歪下一代人的三观。

所以翟天临这次引起众怒,是意料之中的后果。

这可是造假博士学位,打破了多少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理想,轻而易举就获得他们学术中的宝藏。

对这种行为的宽容,实在是对博士生努力的嘲讽。

写到最后,我想说,明星也是人,也会犯错,那就注定要承受相对应的指责。

就像杨超越写错字被骂,马思纯装涵养被骂,靳东乱用假名言被骂。

被骂不要紧,重要的是,要学会知错就改。

要知道,网友们的认真,不是没事找事地挑刺,而是一步步划分清文化与娱乐该有的界线。

别活到最后,活成《娱乐至死》里说的:

“一切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

我们的政治、宗教、新闻、体育、教育和商业都心甘情愿地成为娱乐的附庸,毫无怨言,甚至无声无息。

其结果是我们成了一个娱乐至死的物种。”

【今日互动】

你怎么看翟天临学霸人设崩塌事件?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该文章转载自:熟女少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