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之路(电影《飞驰人生》特别版)

沈腾

当现实支撑不了理想的时候,理想就成了梦想。

大年初一那天,和朋友去看《飞驰人生》,沈腾作为主演,本身就为影片制造了不少笑点。影片中时不时插几段“韩寒式道理”,配几首有味道的年代感歌曲,冷不丁戳一下观众的泪点,也卖到了情怀。

看完电影,朋友还没走出商场门口就点起了烟,深吸一口,吐出一团烟雾,神色看起来有些复杂。我还没问,他就咬着烟说了句:“咱走着回去吧,在路上说说话。”

“沈腾真逗,演得挺好,那个落魄可怜劲,咳,是真可怜。”朋友吸了两口烟,蹦出了这么几句话,“你看那个苦相,求钱那个苦相,把尊严撕给别人看那个样儿……”

他说到这,就不说了,我也才终于明白他今晚怎么突然反常。

当现实支撑不了理想的时候,理想就成了梦想。

朋友的家乡是个稍微闭塞的小镇,父辈皆是农村人,送孩子读书就是为了让孩子识几个字记得住祖辈的名号,会算几个数做得了买卖,倒真没多少人指望靠读书这件费钱的事情发家致富。因此朋友初中毕业就辍学了,随着父辈进城务工。

由于他年纪小,做不了父辈们的体力活,瓷砖厂的厂主便让带着他挑瓷砖的花纹,让他做记录,就这样,他迷上了色彩。可喜欢归喜欢,看着这花花绿绿的颜色舒服能有什么用,能当饭吃么?他从来都觉得这只是爱好,哪可能有专门的职业和色彩打交道呢?

等他在城里待了一段时间,看到了一个个画画培训班时,他才惊喜地发现,这世上也有一群和他一样热爱色彩的人,而这群人以此为生。这个发现让他激动到颤抖,发烫的血液在他看到培训班的价格时变得冰凉。他没钱,是个为家谋生的打工仔。

他跑到一个培训班,提出帮人干活来赚学习课时,被人婉言拒绝。他试了一个又一个,都没成功。他返途离瓷砖厂最近的一个培训班,老板又想将他支走,他拿起店里的扫帚扫起地来,老板夺不过他,也就放任他去。等他磨了快一个月,老板终于同意了。

“这么多年了,我还记得扫地时,那些培训班里人的眼神,嘲笑的,可怜的,还有不屑的,最让我难堪的,是那种不解但又同情的目光。”香烟被朋友夹在手中,快要燃尽。

“那些嘲笑的、戏谑的目光倒还好,明晃晃的恶意像是坚硬的刀子,扎进肉里也没关系,我能扛住,拔出来过段时间就不疼了。可那些不解的、同情的目光,像是细密柔软的刺,本身不带有威慑力,可扎进肉里,便是无法忽视的不舒服。想把它拨出来,还得挑破皮,剔下一片肉来,疼得很。”

朋友把香烟灭掉,丢尽垃圾箱:“我当时真是自卑到了极点,在我看来,所有的同情,都是温柔的凌迟。”

我回想起影片里沈腾扮演的张驰为了自己的赛车拉赞助,看到赞助对象是黄景瑜扮演的竞争对手林臻东,张驰为了自己的尊严走掉,可又为了钱走回来后,说的那句“都说成年人的崩溃,是从借钱开始的”,影院嘘声一片。

如果不是迫于现实,谁舍得将尊严双手献上,任人玩闹。即便明知你的施舍是在割裂我的尊严,即便有再多不甘,可现实还是迫使我亲手将刀递上。

成长了,才知道生活的不易,面对了,才知道责任的沉重。儿时过家家的时候,没想过生活里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这么贵啊。谈恋爱时,没想过那句轻飘飘的承诺这么难实现啊。“我会给你幸福的。”当时我说得开心,她听得开心,可真到了过日子的时候,我连自己的幸福在哪里都不知道。

这么多年了,还是很喜欢星爷的《喜剧之王》。当年看到结局柳飘飘终于问尹天仇“你说你养我,还算不算数”时,开心得不得了,Happy Ending总是大家所喜欢的。我期待他们在一起,甚至有些生气第一次尹天仇喊出“我养你啊”时柳飘飘的拒绝,因为当年的关注点全在男女主有没有在一起这件事上,总觉得在一起就好,就是圆满结局。

等到长大了,才明白尹天仇喊“我养你啊”时的内心纠结和柳飘飘拒绝时的内心复杂。讲出承诺需要多大的勇气,而实现承诺又需要多大的代价,在成年人的世界里,万物都有标价,谁不想保持一份纯粹,可我们往往没有持有这份纯粹的筹码。

朋友说:“我是真的喜欢画画,可真的太贵了。水彩、画具、培训老师、绘画时间,我没有钱支付这些。我可以去求培训班的老板,我可以去求文具店的老板,我可以去求老师,可我做不到求我爸,我知道他的钱要留给家的。”

“可我还知道,求别人都没用。这世上,没有人肯义务扶持你的梦想,除了我爸,我舍不得求他,可我不得不求他。每次他给了我钱,我都说,等我长大了,赚大钱了,我就还给他,给他买大房子,把他给我买水彩的钱成倍成倍的还给他。可我还没长大,还没赚大钱,他就出事了。”

“我可能就是这样的命,画画啊,理想啊,算了吧。”

我说:“你后悔了没?”

朋友叼起一支烟,没有点燃:“我后来安心赚钱,把工资交给我妈时,我妈开心得很,但也有点难受,她知道我喜欢画画,尽管她觉得我不务正业,可她还是在替我难受。看到这些,我觉得,都值了。”

“喜欢过,是真的喜欢。虽然我曾为画画,也算割舍过尊严,可一拿起画笔,那都不算什么,只要你让我画,你让我做什么都成。那是一种精神状态,你就感觉开心,不用担心生活里那些鸡毛蒜皮的事,不会想起你受过的委屈,不会觉得自己是个穷人,感觉画布面前,人人平等,就这么一支笔,就这么一双手,就这么一双眼睛,就这么一张张风景。”

“可画布总有画完的时候,画笔也有干的时候,等眼乏了,手累了,我就从云端跌下来了,梦就醒了。心里一点没后悔,那是假话,如果我坚持下去,指不定现在发什么财呢。可既然当时就这样选择了,我也就接受了,梦醒就梦醒吧,最起码咱做过梦啊,那个滋味,够我下半辈子回忆啦。”

“影片里有<平凡之路>这首歌做插曲,唱了句,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觉得这歌词一是在炫耀,是想对现在的年轻孩子们说,你们别瞧不起我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老子年轻时比你还疯呢。二是我们这群上了年纪的人在做自我哀悼,求个共鸣。那些咱们追过的梦已经舍弃掉了吧,你立下的志愿是不是都没实现啊,被生活磨灭斗志了啊,那些梦想都不记得了吧?诶哟,正好,我也忘啦。”

朋友把烟点燃,过了好大一会,说:“哪有那么容易忘啊。”

梦想与现实,总是争执的两条线,拉扯着我们的人生走向不同的轨迹。每个人都曾有过梦想,期望中的自己比现在的自己要优秀许多倍,可很少有人能过上自己期望的人生。

生活的不稳定因素太多,无论怎样,我们都不能忘记曾经热爱的东西,篮球、赛车、极限运动、电子竞技等等。那是我们曾经的信仰,曾是我们的光。

我们曾为它纯粹过,付出过,期待过。它曾是我们在暗无天日的逆境中射入的一道光,它曾是我们避却烦琐世间扰事的世外桃源,它曾是我们与众不同的闪光点,它曾是我们放在内心深处的一个秘密,它曾是我们心驰神往的天外之天。

也许生活把我们拉入现实,我们为了家人妥协,我们受制于环境,受制于年龄,受制于外界一切因素,都别忘记曾热爱过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从不会忘记每一刻赤子之心。

或许我们已经不复当年的模样,我们散在世间的每个岗位中,成为了我们年轻时最看不惯的人,可我希望我们都能记得,我们从未失败,只要我们的赤子之心不死,生活又能奈我何?决定你青春是否存在的,从不只是时间这一标准,而是你本身的状态。

我在《飞驰人生》里,看到的不只是一个惨兮兮的人在追求梦想,而是一个人从未忘记梦想,就算没赛车,张驰依然在脑海中模拟练车,对于真正热爱的东西,我们不但无法忘却,反而会执着得可怕。

那些为了生活牺牲理想的朋友们,你们真的很让人敬佩,因为选择生活与坚持梦想的难度是一样的,你们牺牲了自己的所爱,成就了别人的梦想,这是一份担当,更是一份成熟。

成为一个有担当的人,成为一个有责任感的人,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这往往正是我们内心所真正热爱的东西。

Heroes never die.

该文章转载自:2019人人看人人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