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新的一周大家过得怎么样,是感觉到无聊呢还是收获到不少充实感?不少老书虫都在抱怨,最近没书看了,想来一点刺激的现言小说,陷入书荒了怎么办?没关系,在此小编给大家准备了高人气的民国现言小说,保证让各位书迷一本满足,大叫刺激!事不宜迟,小编立刻为大家介绍本期的小说推荐,希望大家喜欢!女频人气TOP3清穿民国甜宠军婚现言文,走投无路的她被他用枪指着

1.《穿越之民国明珠》——作者:即墨伦珊

精彩情节:

上海,桃花居,骤雨冷风里。

“高先生被打了?”张美溪回过头来,伸手去拿杏子手里的电报。明黄色的毛呢斗篷被风吹开,飘摇舞动。

“得古书青囊经,疑为华佗遗墨,清华教授欲夺之,伤吾一足一目,险胜,携宝而归,心喜若狂。”

被打了还高兴,张美溪想起高先生那种老小孩的天真模样,也跟着笑了。

“回去吧,外面这样大的风雨!”杏子伸手整理大小姐的斗篷,碰到她的手,惊叫一声:

“怎么冰成这个样子?”

杏子把大小姐送回卧房,用很凶的语气命令她抱着暖炉,又盖上被子,然后匆匆的下楼去做姜汤。

初冬的雨下的淅淅沥沥,两个小听差合力将一个大纸箱子抬到桃花居的正厅,钱主任帮他们撑着一把巨大的黑色油伞:

“手脚都利索点,车上还有一箱子那!”

《化学元素周期表1924版》在欧洲发表后,又上了头版头条,张美溪的信件数量猛增。在这种火爆热闹里,她一方面不得不抽出大部分精力来回复欧美研究人员。一方面又感叹国内的理科人才怎么那么少!总是有一种孤苦飘零,无所支撑之感。

杏子端了姜汤上楼,看见大小姐已经坐在书桌前写字,还是穿着素色衣裙,拖鞋,连斗篷都没有披,很强硬的拉了她来喝热汤。

张美溪捧了姜汤,还有点迷茫不解:

“杏子,你怎么脾气越来越大了?”

杏子哭笑不得:

“大小姐,你知道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吗?吃穿用度越来越没规矩了,还经常通宵熬夜,手都快冰成石头了,还在风雨里发呆。我明天不去上学了,等你正常了再说。”

张美溪拍手哄她:

“好啦好啦,我已经正常了,明天还要送你去上学。”

杏子不是很满意,又抱怨:

“小钱主任还在楼下等大小姐的吩咐那。这样的鬼天气,也不知道歇歇。”

张美溪顾不上喝姜汤,笑着把一塌子资料信件拿给她:

“快送下去吧,让他们每人喝一碗姜汤再走。”

最上面是一封写给高先生的电报:

“恭喜贺喜,保重身体,再找找有没有古本全套的红楼梦!”

张美溪的心情是欢快的,民国的宝贝真是多,竟然能找到《青囊经》,中华五千年,遗失掉的东西那么多,万一能找到《红楼梦》那。

她想起来,有一位文豪感叹过,浮生三恨。

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

鲥鱼味美但是刺多烦人,海棠美丽但是没有香味,红楼梦好看但是写到八十回就太监了,有传说也是不小心给烧掉了,现在才过去两百年,仔细找找,说不定还有抄本流传在民间那。

《青囊经》她是真没有太放在心上,她又不是老中医,连医生都不是,她只是一个制药工程师而已。

第二天,张美溪果然守信,亲自送杏子去上学。又颇有兴致的去看了一场电影《摩登时代》。中午去黄四舅舅公馆签了一个到,然后回桃花居,打算拿两本讲义,下午去平安学校讲课。

周二少爷,周三少爷,平安学校的几位负责人都在,出事了!

他们收到了跟高先生去北平的学生吴九山发回来的电报。

高先生买了一本古书,被几个清华教授出手抢夺,受了些伤,回了暂时居住的会馆,晚上被几个巡警带走,连保镖和学生郭小壮也带走了,古董和旧书也拉走了。罪名是沟通外国,贩卖国宝。

张美溪气的脸上表情变了几变,终于还是慢慢走到沙发边上,慢慢坐下,拇指掐在手心里,用手心的痛来抵御心脏的痛,让自己慢慢镇定下来。她发现,她在民国弱小孤单,被人欺凌伤害后竟然毫无办法。

上海距离北平,飘渺三千里,中间还隔断了层层的军阀草头王。

周二少爷笑:

“那里的巡警都是一样的,不过就是拿钱办差。教授能有几个钱?能给他们多少好处?我立刻动身去北平,你放心,没事的。”

张美溪立刻就说:

“马上发电报给北平,千万要高先生保重身体。”

“我们只要人没事就好,不要那个什么破经。”

并不是张美溪看不起古老的医药文化。第一就是那个经给她,她也看不懂。第二就是,医书不是仙丹,吃一次就没了,医书是可以无限复制的,不管最后是谁得了,总是也会复制流传出来。

抬头看了一眼大厅里的人,心里黯然,他们在北平没有任何人脉可寻,还是要发电报给学生吴九山。

最后还是商量了出来几个有北平人脉的药商名医,请他们托人在北京打探一下消息。

周二少爷当天就定了坐洋货轮,带了几个亲信走海路去北京。张美溪跟了去码头送行,几次都说要跟了去北平,被周二少爷劝了回去。

周三少爷也是犹豫半天,一会儿看他哥,一会儿看他姐。终于还是决定留下来,亲自开了福特车,送张美溪回桃花居。又出门去霞飞路找西点蛋糕房,买她爱吃的樱桃草莓蛋糕。

张美溪回到桃花居,在大厅里团团转了几圈,终究还是没有办法,只好抱了一些英文资料上楼,她只是一个书呆子,工作是唯一能够逃避现实安定人心的办法。

到了三楼实验室,拿起一张资料,英文报纸,头版头条就是山东先生。张美溪哗啦一声把资料撕碎,手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起身飞快的跑下楼去。

发电报,登报纸,发悬赏。

悬赏!悬赏!悬赏!

山东先生的良师挚友平安校长高有才,北平遇难,身陷囹圄。

有能提供具体信息者,山东先生欠他一个人情!

有能保护高校长平安回上海的,山东先生答应他两个条件!

有人圆满解决此事,帮高校长出气者,山东先生愿意答应他三个条件!

先是给北平十几家报社统一发了电报,又给英国伦敦发了两封,委托她的律师通电全球。第二日,陆续有报纸刊登出这则消息。第三日,全球沸腾。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2.《慕香》——作者:雏禾

精彩情节:

薄暮冥冥,星出月现。

燕松和阿芸再次来到世和医院。

找到香菜,燕松将一个牛皮色的纸袋交到她手里。

香菜将纸袋口敞开,低头一瞧,里头是上回她在倚虹园的时候阿芸给她借穿的那身衣裳,鹅黄衫白甩裤。她一手掏进纸袋翻了个底朝天,除了这身衣裳,还真就没有别的了。

香菜抬起脸来,并没有给燕松甩好脸,“你是猪吗,叫你给我带一身衣裳,你还真就给我带了一身衣裳?”

“不然嘞?”燕松表情无辜。

香菜挨个儿打量他跟阿芸,不难发现他们是打扮了一番后才来的。

这会儿燕松的精神面貌跟白天的大不一样,他胡子剃了,头发梳顺了,身上套了件宽大的红棕色皮夹克,穿了条修身的哈伦裤,还蹬了一双长筒黑靴,将哈伦裤的裤腿紧紧束在靴筒中。

当燕松往香菜跟前一站,香菜险些没认出他来。

阿芸穿的还是白天那一身衣裳,然而脸上的妆容看上去比白天里精致了不少,手上还拎了个小巧美丽的编织包。

他们一个个都知道把自己打扮的人模狗样,把香菜置于何地?

这要真是去上阵杀敌,有他们两个这样的猪队友,就给配了这么一件装备的香菜还有命?

她也就是炮灰的命!

算了,不多说了。

“你们先在这儿等着吧。”

香菜把燕松和阿芸晾在住院部的门口,自个儿往楼里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换了一身行头的香菜才施施然下来。

燕松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几次想上楼去把香菜揪下来,不过看到香菜此刻的打扮,心里的怨气消了大半。

香菜管值夜班的几个护士借了一双米白色的坡跟皮鞋,还用她们的化妆品给自己上了妆。原本齐得令人发指的刘海儿,此刻斜分到一边,每一根发丝好像都被精心打理过一样,蓬松不失柔软却又不显得凌乱。

这时代,大部分男性都会对短发女子带有一种本能的厌弃情绪。真该让这些人到香菜跟前来瞧一瞧!

然而燕松找了一种说法来安慰自己——许是香菜前后的形象反差太大了,此刻才会让他有这种惊艳的感觉吧!

他瓮声瓮气的表达自己的不满,“不过就是去偷……拿个东西,至于花这么长时间把自己打扮的这么漂亮吗!”

香菜撩着头发,卖弄风骚,头也不扭得哼笑一声,“嘿哟,你要是给我拿一件夜行衣来,不知道省了我多少事呐!”

燕松无语。

“带错”衣服,合着是他的错咯?

阿芸上前,充满歉意道:“香菜姑娘,实在对不起,是我考虑的不周到。”说着,她将别在发侧的卡子摘下,用双手将发卡捧到香菜面前,整个人显得一副特别真心诚意都模样。“香菜姑娘,请用——”

瞥一眼她手里的那枚质地廉价但做工精美的红发卡,香菜抓抓蓬松且柔软的短发,面无表情道:“谢谢你的好意了,我可不是去选美的,用不着往身上戴那么多东西。”

颇有些受伤的阿芸默默将发卡攥紧在手心里。

见阿芸垂头丧气,燕松站出来为她打抱不平,大加指责香菜,“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领情啊,阿芸姑娘也是一片好心好意!”

香菜嗤笑一声,十分不以为然,“是好心好意,我就该收下吗,别人要是莫名其妙的好心好意给我几百万大洋,我是不是也该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收下?”

燕松反讽回去,“几百万大洋,你就做梦吧!这世上不会有人那样好心好意的对你的!”

“那是你没碰着过!”

“说的好像你碰着过一样!”

香菜还真就碰着过,虽然对方给她的不是几百万大洋……

森白的月光在她脸盘上晕染出清冷之色,一身单薄的香菜禁不住在凉如水的夜风中打了个激灵,她咬牙挺住钻进她毛孔啃噬她神经的寒意。

这一单,哪怕是硬着头皮豁出去也要做下去!

香菜跟在燕松和阿芸的后头出了世和医院,又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军用小吉普。不用问这辆车的来历,她就知道这辆车一定是燕松从巡捕房开出来的。

燕松将车开上龙城大街,东行的一路上,他都在跟香菜讲荣记商会怎样怎样,荣记商会的三个当家怎样怎样。期间,阿芸时不时地插两句嘴。

见香菜望着车窗外不理人,燕松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我们说的话,你听见了没有?”

香菜挡开他的爪子,拧起秀气的一字眉,“你是猪吗,好好开你的车吧!”

车后座的阿芸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香菜姑娘,你不要觉得不耐烦,我们说这么多也是为你好。荣记商会的三位爷跟骆大小姐不一样,他们可不是谁都能得罪的。百悦门是荣记商会的地盘,到了那里,你可千万不要乱来呀。”

香菜轻哼一声,对着后视镜里脸色阴晴不定的阿芸道:“我做事,还轮不到你来对我指手画脚。”

燕松看不下去,“小小年纪就这么狂妄,”他指着香菜的侧脸,故意加重口气,“我告诉你,千万别让我抓着你的把柄,不然我把你关到巡捕房里去,信不信!”

香菜斜眼瞄他,皮笑肉不笑的轻“哧”一声,满脸不屑,“我不信你有那个能力。”

“说你几句还真给我狂上了——”燕松看不惯香菜冷傲的态度,正想办法给她难堪时,却听车后座的阿芸柔声道:

“燕大哥,别生气,是我不该多嘴。”

燕松心里舒坦了一些,抓住机会奚落香菜,“瞧见没——”他竖起大拇指对着车后座活生生的模范,“这才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女人!”他目光挑剔的在香菜身上扫了一圈,摆出一副不忍直视的夸张表情,“你看看你浑身上下哪里有一点女人味儿啊!”

香菜媚笑一声,撩着头发卖弄风骚,尤其她瞥燕松那一眼更是风情万种,看得燕松胸口处突突直跳。

她斜依在车座后背上,眼神仿佛能识破一切谎言与伪装,见燕松蓦然而红的脖颈,她轻笑一声,道:“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你这种男人,我见多了。”

一时间,燕松脸臊红得厉害,还变得一片滚烫。

无论跟她说什么,都是自讨没趣,燕松索性什么也不说了,默默地开车。

千帆过尽,谁才是她眼中与众不同的那一个?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3.《傲娇少帅,Stop!》——作者:艾依琳

精彩情节:

鲜如是起了好奇心:“那你就去买吧。要不我很难,给沈家人,一个交待。”

“是。可是......”乔玫瑾不好意思说道:“那衣服很贵的,我没钱。”

鲜如是没好气说道:“我叫小傛,拿钱给你。”

“谢谢。母亲。”乔玫瑾送走鲜如是,跑到自己的镜子前,对着镜子整理头发。

岳椋珵出现门外,靠在门框上:“你这是,要去干什么?”

乔玫瑾甜蜜一笑:“我要去给母亲,买衣服。”

岳椋珵眯着眼,嘴角扬笑:“你不会是想跑吧?”

“我不会跑的。”乔玫瑾说的是真话,在她不能回家前,帅府是她最好的容身之处。

“你的大脑,清醒就好。”岳椋珵吻上乔玫瑾。

乔玫瑾的脸,涮得一下红了,推开岳椋珵,伸手打向岳椋珵,同时骂道:“登徒子!”

岳椋珵身体向后,晃了一下。

乔玫瑾的手,落在岳椋珵的胸前。

岳椋珵伸手,将乔玫瑾纤手,压在他的胸口上:“你别忘记,我是你名义上的丈夫。”

乔玫瑾想抽回手,可岳椋珵手上的力气大得出奇。

“你快放开我,我要出去办事。要不母亲,又要骂我了。”

岳椋珵笑笑:“骂就骂呗。反正你早习惯了。”

乔玫瑾气得咬牙:“你怎么一点,也不疼爱,你的老婆呢?”

“我这就疼爱,我的老婆大人。”岳椋珵在乔玫瑾的嘴唇上,啄了一下。

乔玫瑾警告岳椋珵:“这是白天,你这样过分,让我怎么出去见人?”

岳椋珵在乔玫瑾耳边,低语:“我们早说好了,演戏要像。你确定门外,没人看着我们?”

乔玫瑾瞄向门外,没看到人:“你骗我?”

“负责盯梢的人,要是被人发现,就没了价值。他的主子,会让他消失。死在花园里的丫环,就是盯你失败的下场。”

乔玫瑾害怕:“那......我,该怎么办?你要帮我想个好办法。”

岳椋珵把乔玫瑾搂在怀里:“我用你从国外刚回来为由,给你收了烂摊子。为了不出破绽,你得将错就错。按国外的礼仪办事。以后在房里,见到我,都要吻我。”

“我还要嫁人,不行。”乔玫瑾挣脱岳椋珵的怀抱。

“你好好考虑一下。晚上再回答我。”

岳椋珵没再纠缠,乔玫瑾松了一口气。

羊小傛到来:“大少奶奶。我们走吧。太太交待,你必须坐汽车。”

乔玫瑾带着羊小傛出到府门外,坐上汽车。

司机开车,将乔玫瑾送到租界中,最大的商场门前。

乔玫瑾和羊小傛下车。

羊小傛跟着乔玫瑾进了商场,买了两套好看的洋装,和两个束腰。

出了商场,乔玫瑾不想这么快回去。

上次去逛街,让羊小傛出意外,到今,她还很内疚,这次,她也就放弃逛街。

“小傛。我带你去吃最好的西餐。”

羊小傛欢喜点头,跟着乔玫瑾,进了街道对面,一家大西餐厅。

乔玫瑾点了很多好吃的,最后结帐,羊小傛手里的钱,正好花完。

羊小傛担忧:“大少奶奶,我们没给大少爷买东西。大少爷,会不会被骂我们?”

点击下方免费阅读:

今天小编的介绍到此结束了,剧情符合你的想象吗?有没有解决自己的书荒呢?也欢迎大家继续阅读小编其他的小说推荐文章,希望大家找到自己喜爱的小说,也多留言跟小编互动,推荐你们认为的高质量小说?有你的支持是我前进的最大动力,不要忘了给小编点赞哦!